245694211
031-160276461
导航

一步之遥,美国曾经差点酿成社会主义国家?

发布日期:2022-11-07 00:51

本文摘要:拜登揭晓就职演说的当日,桑德斯一张身穿“大棉袄”在寒风中稳坐折叠椅的照片在网络上瞬间走红,这个“民主社会主义者”,让社会主义在合众国又一次成为了令人瞩目的焦点。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作为一个纯正的资本主义国家,在2020年新冠疫情发作后,让社会主义重新回归了美国公共的视野。所以,美国曾经差点酿成社会主义?

bb贝博

拜登揭晓就职演说的当日,桑德斯一张身穿“大棉袄”在寒风中稳坐折叠椅的照片在网络上瞬间走红,这个“民主社会主义者”,让社会主义在合众国又一次成为了令人瞩目的焦点。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作为一个纯正的资本主义国家,在2020年新冠疫情发作后,让社会主义重新回归了美国公共的视野。所以,美国曾经差点酿成社会主义?但如果掀开历史可以发现,社会主义的种子在美利坚合众领土地上生根发芽甚至是茁长发展也并非首次,甚至这片资本主义圣地仅一步之遥,就差点改朝换代:桑德斯一、罗斯福新政刮来的“社会主义新风”资本主义无法制止的经济危机给一战后的美国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大萧条时期的美国遇到了开国以来最危险的磨练,出于自由资本主义带来的市场杂乱、信贷危机,给所有市场到场者带来了致命攻击。陷入泥潭的美国社会,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荣和蓬勃,取而代之的是商品滞销、工厂倒闭、工人失业,全国金融陷入窒息状态。

曾经在波士顿倾茶的美国人,现在酿成了牛奶倒大海,只不外之前的敌人是英国人,而现在的敌人是无形的危机。但胡佛政府在危机眼前的拯救措施却是失败的 ,和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一样,过分信任市场调治,让自由经济将美国本就奄奄一息的市场打到了谷底。

这时,面临每况愈下的经济情况,罗斯福带着新政走上了美国政坛。胡佛罗斯福上任后,鼎力大举推动了政府对经济直接或间接的干预,运用救援、再起、革新的三把利剑,对自由资本主义市场举行了大刀阔斧的革新。罗斯福新政的实施开创了美国历史上首次国家干预经济新模式,借鉴了苏联计划经济的优点,用计划经济的措施把资本主义国家从危机边缘拉了回来。

在阻挡者看来,罗斯福的新政就是谈红色的社会主义,甚至有人认为,罗斯福的革新让美国差点走入社会主义,事实上,罗斯福新政的内容和苏联计划经济很是类似,增强国家干预力度和市场自由的理念是相互违背的,和美国开国理念甚至是相互冲突的。因此在罗斯福新政含有太多社会主义的影子,恰恰是这些作用,让美国制止陷入了法西斯的陷阱,乐成从泥潭走了出来。

罗斯福罗斯福新政是否仅差一步之遥就让美国进入了社会主义?谜底是否认的,只管罗斯福新政具有许多社会主义国家才具有的特点,但新政的本质和社会主义本质相去甚远:首先是制度上的差别。罗斯福新政,看重的是政府控制力,希望通过增强或者是集权于总统,实现对市场的调控,虽然这一点和社会主义宏观调控、资源调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罗斯福政府救市的目的,依旧是为了维护资本主义的统治职位,阶级矛盾并没有因为国家干预经济的行为而消失,在这一场拯救经济的行动中,受益最大的依旧是资本家,只要制度没有改变,发生社会主义的转变就无从谈起;二是革新本质差别。

社会主义革新社会的本质是消灭聚敛,消灭两级分化,最终到达配合富足,而仅仅是配合富足一点,就不是罗斯福新政的努力偏向,对于罗斯福政府而言,尽力扩大中层阶级,扩大生产规模和生产力才是其新政的偏向。事实上,美国的底层社会的情况并没有获得大幅度的改变,在恢复国家经济上,罗斯福选择了资助富人,培植中层阶级,而忽略了底层的贫民,相比于中领土地革命的历程,不管是出发点还是落脚点,罗斯福新政和社会主义的区别就已经相当显着。自由主义者洛克腾堡曾经品评道,新政增强了自称为千百万人说话,但有时只代表一个很少的利益团体的权力。

他没有找出一条掩护没有这种讲话人的人民的门路,也没有引申出一令人满足的惩戒利益团体的措施,仍然是一种中途革命。洛克腾堡的话很深刻地剖析了罗斯福新政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恰好也是它和社会主义的最大区别,一个走少数利益团体门路,一个走群众门路。只管罗斯福新政拯救了二战前的美国,但二战后的美国,也依旧未能挣脱危机。二、现代资本主义下的危机二战后的美国,依旧是自由资本主义占据了上风。

在脱离战争的危机后,资本家的趋利性一定会驱使市场走向自由化,只有自由化才气让资本家获取更多的利益,但过分自由化又一定会导致市场失衡,消费水平降低,商品滞销、工厂倒闭,工人失业,最终发作经济危机。资本主义的自由化是一定存在的,这是资本主义国家无法逃脱的运气,2020年的新冠疫情,又给美国—这个资本主义阵营里绝对的领头人,遭受到了更为致命的攻击。随着疫情的扩散,特朗普的商人治国理念彻底失败,在用市场为导向提振市场的看法下,特朗普一直拒绝通过关闭社区来阻断熏染源,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停工停产,便会让生产率急速下降,导致市场消费能力降低,最终影响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特朗普在特朗普的看法里,维护资本主义的自由性,维护商业利益,是唯一的价值尺度,而这也是美国资本家的价值取向。

面临资本主义的毛病,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一定会在资本主义国家获得更多的关注。新冠疫情影响下,美国的整体经济已经泛起了颓势,在防疫失败后,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也没有到达预期的效果,拜登接手烂摊子后,也尚有时日才气缓解前任留下的烂账。疫情影响下大批倒闭的工厂以及外迁的企业,让美国年轻人的就业成为了最大的问题,社会失业人口增多,也一定会导致社会治安的杂乱,而社会的杂乱又加剧了社会的撕裂,这使众多美国年轻人意识到,自由主义是当前逆境的罪魁罪魁。

于是在这样的配景下,众多美国人将视线转向了社会主义。三、美利坚能否进入社会主义?新冠疫情让世界格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也让美国海内发生了重大厘革,以往过分集中的资本和各阶级的严重失衡,让美国的资本主义统治阶级走向了更为严峻的危机,这危机的同时,也让美国人民对于未来多了一项选择。当前,美国乐成转变为社会主义国家具备了理论上的可能,首先是意识形态反抗上的弱化。

差别于20世纪的美国社会对社会主义的恐慌和反抗,随着经济全球化的逐步扩散,社会主义国家的优越性,特别是中国在抗击疫情、基建以及海内市场建设等方面取得的进步,早已击碎关于社会主义劣势的谣言。因此,在意识形态层面,美国公共已经逐渐接受社会主义理论,特别在学术界,对于社会主义制度的研究也比以往更为开明;二是民众对美国现状的不满,当前,美国资本的过分集中,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各阶级的不满,希望通过另一种社会制度来解决当前的社会危机,在矛盾不停积累的当下,只有破除现有体制制度,才气真正获得公正的生活。上述这些条件,简直为美国提供了社会主义革新的时机。根据马克思的理论,资本主义必将会走向社会主义,但当前美国的情况是否能真正走向社会主义?或许短时间内尚且无法实现,原因在于:一是社会认同感纷歧致。

当前掌握美国社会主动权的中青年,基本上对社会主义持有排挤感,特别是精英阶级恐惧社会主义厘革会损害其利益,资本家的奶酪也不会允许公共来分享。对于既得利益者来说,社会主义就是在攻击其生存空间,从这点上来看,美国上层社会并不会从基础上接受社会主义的存在;二是时机尚不成熟,处于绝对革命气力的工人阶级缺乏组织性,由于工会势力庞大,工人阶级对于革命的敏感和主动意识较差,而资本家也善于使用工会去缓解甚至是控制工人的需求,通过小幅度加薪来淘汰工人革命的欲望。因此,在工会的控制下,绝大多数工人对于改变体制的欲望较低,这并非意味着工会控制下的工人阶级能获取更多的福利,反而因此工人无法获取自己应得的利益,在麻木工人阶级后资本家将会有更大的空间聚敛剩余价值。

三是生长空间小。当前美国社会对于社会主义支持的民风尚处于生长阶段,甚至还未能形成气候,就算是桑德斯宣扬的民主社会主义,也不外是披着资本主义外衣的社会主义改良。实质上和罗斯福新政的性质是一致的,都是对资本主义举行的改良,并未触及资本主义自己的制度,美国社会对于社会主义的认知还处于低级阶段,当前美国的社会主义模式也仅仅存在于理论上,要从理论生长为革命再变为整个社会制度,短期内是无法实现的。

诚然,马克思主义对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生长的推断是一定会实现的,可是当前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还并未具备真正的转变条件。但不行否认的是,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中国,近年来在国际社会的突出体现已经获得了世界广泛的认可。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马克思主义的辉煌结果,必将会飘扬在美利坚这片土地上,但时机还没到来时,我们还是专心做好准备,应对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给我们带来的种种难题。


本文关键词:一步,之遥,美国,曾经,差点,酿成,bb贝博,社会主义

本文来源:贝博bb平台体育-www.pixiuxuegu.com